<– 用社交帐号登录,可发帖和参加讨论。

《中部》MN.1.10 诸念处(THE...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中部》MN.1.10 诸念处(THE FOUNDATIONS OF MINDFULNESS)经


mgrenmaix
(@mgchanworld)
会员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117
Topic starter  

《中部》MN.1.10 诸念处(THE FOUNDATIONS OF MINDFULNESS)经


MN.1.10  诸念处(The Foundations of Mindfulness)经

MN.1.10.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俱卢国一个名叫迦摩沙达磨(Kammassadhamma)的俱卢人(Kurus)城。 在那里,他对比丘们如是说道:“比丘们!”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说道:

MN.1.10.2  “比丘们!这是单向直接之道,使众生清净,超越忧伤和哀恸,息灭痛苦和悲伤,获得正道(the right path),实现涅槃,这就是四念处。

【注】:此处英译作直接之道(the direct path)。菩提比丘在其他地方作单向之道。有人译作唯一道,可能不是佛陀本意。

MN.1.10.3  是哪四个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contemplating the body as a body),热忱、完全觉知(fully aware; 正知)、具念(mindful),已经抛弃贪婪和对此世间的忧伤。他住于把诸受作为诸受来观察思考,热忱、完全觉知(fully aware; 正知)、具念(mindful),已经抛弃贪婪和对此世间的忧伤。他住于把心作为心来观察思考,热忱、完全觉知(fully aware; 正知)、具念(mindful),已经抛弃贪婪和对此世间的忧伤。他住于把诸精神对象(mind-objects; 法)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热忱、完全觉知(fully aware; 正知)、具念(mindful),已经抛弃贪婪和对此世间的忧伤。

【注1】:完全觉知(fully aware),清楚地理解(clearly comprehending),即正知。正知,英文还有full awareness,遍觉知。觉知,awareness。

【注2】:《长部》里有《大念处经》(DN.22)。

(此身的观察思考(CONTEMPLATION OF THE BODY))

(入出息念(Mindfulness of Breathing))

MN.1.10.4  那么,比丘们!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呢?在这里,一位去往山林、一棵树下或一间空屋的比丘,坐下;在交叠盘腿,挺直他的身体,并在他的面前建立起念后,他一直具念地吸气,一直具念地呼气。当吸气绵长时,他知道:“我吸气绵长。” 或当呼气绵长时,他知道:“我呼气绵长。”当吸气为短时,他知道:“我吸气为短。” 或当呼气为短时,他知道:“我呼气为短。”他如是修习:“我要体验全身而吸气。”  他如是修习:“我要体验全身而呼气。”他如是修习:“我要使身体上的诸行宁静而吸气。” 他如是修习:“我要使身行宁静而呼气。” 比丘们!正如熟练的绞车匠或绞车匠的学徒,当作一个长转时,他知道:“我作一个长转。” 或当作一个短转时,他知道:“我作一个短转。” 同样地,比丘们!当一位比丘当吸气绵长时,他知道:“我吸气绵长。” 或当呼气绵长时,他知道:“我呼气绵长。” 当吸气为短时,他知道:“我吸气为短。” 或当呼气为短时,他知道:“我呼气为短。” 他如是修习:“我要体验全身而吸气。”  他如是修习:“我要体验全身而呼气。” 他如是修习:“我要使身体上的形成(身行)宁静而吸气。”他如是修习:“我要使身体上的形成(身行)宁静而呼气。”

(洞察(观;Insight))

MN.1.10.5  通过这种方式,或在内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内部、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那就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四种姿势(The Four Postures))

MN.1.10.6  再者,比丘们!当一位比丘当行走时,他了知:“我在行走”;当站立时,他了知:“我在站立”; 当坐着时,他了知:“我在坐着”; 当躺下时,他了知:“我在躺下”;或者无论他的身体如何放置时他相应地了知。

MN.1.10.7  通过这种方式,或在内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内部、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那就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正知(完全觉知; Full Awareness))

MN.1.10.8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在前进和后退时,是一个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前视和后视时,是一个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肢体曲伸时,是一个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穿衣袍,拿他的钵和外袍时,是一个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吃、喝、进食和品尝时,是一个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大小便时,是一个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行走、站立、坐着、睡下、醒来、交谈和沉默不语时,是一个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

MN.1.10.9  通过这种方式,或在内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内部、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那就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污秽(Foulness - The Bodily Parts))

MN.1.10.10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从脚底向上,从头皮往下,把皮肤所包裹的这同一身体作为充满许多种不纯净的东西来检查:“在此身当中有头发、体毛、指甲、牙齿、皮肤、肌肉、筋腱、骨骼、骨髓、肾脏、心脏、肝脏、胸膜、脾脏、肺脏、大肠、小肠、胃容物、粪便、胆汁、痰液、脓液、血液、汗液、脂肪、眼泪、油脂、唾液、鼻涕、关节液、尿液(head-hairs, body-hairs, nails, teeth, skin, flesh, sinews, bones, bone-marrow, kidneys, heart, liver, diaphragm, spleen, lungs, large intestines, small intestines, contents of the stomach, feces, bile, phlegm, pus, blood, sweat, fat, tears, grease, spittle, snot, oil of the joints, and urine)。”  比丘们!正如两端有开口的袋子放满许多种谷物,例如山米、红米、豆子、豌豆、粟米和白米(such as hill rice, red rice, beans, peas, millet, and white rice),一个有眼力的人打开它,并如是检视它:“这是山米,这是红米,这是豆子,这是豌豆,这是粟米,这是白米。”  同样地,比丘们!从脚底向上,从头皮往下,把皮肤所包裹的这同一身体作为充满许多种不纯净的东西来检查:“在此身当中有头发、体毛、指甲、牙齿、皮肤、肌肉、筋腱、骨骼、骨髓、肾脏、心脏、肝脏、胸膜、脾脏、肺脏、大肠、小肠、胃容物、粪便、胆汁、痰液、脓液、血液、汗液、脂肪、眼泪、油脂、唾液、鼻涕、关节液、尿液。”

MN.1.10.11  通过这种方式,或在内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内部、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那就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诸界(Elements))

MN.1.10.12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把此同一个身体,无论如何放置和处置它,作为如是包含诸界的东西来检查:“在此身体中有地界、水界、火界和风界。”  比丘们!正如一个熟练的屠夫或他的学徒,宰杀一头牛后,会坐在十字路口,把牛切成小块;同样地,一位比丘把此同一个身体,无论它如何放置和处置,作为如是包含诸界的东西来检查:“在此身体中有地界、水界、火界和风界。”   

MN.1.10.13  通过这种方式,或在内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内部、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那就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九种墓地观察思考(The Nine Charnel Ground Contemplations)

MN.1.10.14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犹如看见被遗弃在墓地的尸体:已死一天、二天或三天,肿胀、青瘀、溃烂,他于是联想到此同一个身体:“这个身体也有同样的特性,它将成为那样,它不会免于那个命运。”  

MN.1.10.15  通过这种方式,或在内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内部、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那就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MN.1.10.16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犹如看见被遗弃在墓地的尸体:被乌鸦、鹰、秃鹫、狗、豺,或各种虫子吞食,他于是联想到此同一个身体:“这个身体也有同样的特性,它将成为那样,它不会免于那个命运。”  

MN.1.10.17  通过这种方式,或在内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在内部、在外部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或住于在此身里观察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那就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18-24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犹如看见被遗弃在墓地的尸体:骸骨有血肉、连着筋,...... 骸骨无肉、沾满污血、连着筋,...... 骸骨无血肉、连着筋,...... 骸骨胡乱相连,散乱四处:手骨、脚骨、脚踝骨、小腿骨、大腿骨、腰骨、肋骨、脊椎骨、肩骨、颈骨、颚骨、齿骨和头盖骨,这里一块,那里一块 - 他于是联想到此同一个身体:“这个身体也有同样的特性,它将成为那样,它不会免于那个命运。”

MN.1.10.25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或者内在地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者外在地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者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他或者住于在此身里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他或者住于在此身里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他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那就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MN.1.10.26-30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犹如看见被遗弃在墓地的尸体:白骨苍白似贝壳之色......骨骼堆积一年之久,......骨骼烂成粉末,他于是联想到此同一个身体:“这个身体也有同样的特性,它将成为那样,它不会免于那个命运。”

(洞察(Insight);观)

MN.1.10.31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内在地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者外在地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者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或者他住于在此身里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its arising factors; 集起法),或住于在此身里思考它的诸消散因素(its vanishing factors; 灭法)。或者他住于在此身里思考它的诸生起因素与诸消散因素。或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在他当中建立起“有一个身体”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那也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身作为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受的观察思考(CONTEMPLATION OF FEELING))

MN.1.10.32  那么,比丘们!一位比丘如何住于在把诸受当作诸受来观察思考呢?在这里,当一位比丘感受到一个令人愉快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一个令人愉快的受”;当感受到一个痛苦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苦一个痛苦的受”;当感受到一个既不令人愉快的也不痛苦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一个既不令人愉快的也不痛苦的受。”  当感受一个世俗的令人愉快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一个世俗的令人愉快的受。” 当感受一个精神上的令人愉快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一个精神上的令人愉快的受。” 当感受到一个世俗的痛苦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一个世俗的痛苦的受。” 当感受到一个精神上的痛苦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一个精神上的痛苦的受。”  当感受到一个世俗的既不令人愉快也不痛苦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一个世俗的既不令人愉快也不痛苦的受时。”当感受一个精神上的既不令人愉快的也不痛苦的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一个精神上的既不令人愉快的也不痛苦的受。”

(洞察(Insight);观)

MN.1.10.33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内在地把诸受当作诸受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外在地把诸受当作诸受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诸受当作诸受来观察思考。或者他也住于在诸受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因素,或者住于在诸受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消散因素,或者他住于在诸受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和诸消散因素两者。或者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建立“有受”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那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此诸受作为诸受一个身来观察思考。

(心的观察思考(CONTEMPLATION OF MIND))

MN.1.10.34  那么,比丘们!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心作为心来观察思考呢?在这里,他了知由贪欲影响的心作为由贪欲影响的心,并且了知不由贪欲影响的心作为不由贪欲影响的心。他了知由嗔恨影响的心作为由嗔恨影响的心,并且了知不由嗔恨影响的心作为不由嗔恨影响的心。他了知由妄想痴迷影响的心作为由妄想痴迷影响的心,并且了知不由妄想痴迷影响的心作为不由妄想痴迷影响的心他了知受制约的心作为受制约(contracted)的心,并且了知散乱(distracted)的心作为散乱的心;他了知高尚的(exalted)心作为高尚的心,并且了知不高尚心作为不高尚心;他了知超越的(surpassed)心作为超越的心,并且了知不超越的心作为不超越的心;他了知集中得定的(concentrated心作为集中得定的心,并且了知不集中得定的心作为不集中得定的心;他了知解脱的(liberated)心作为解脱的心,他了知未解脱的(liberated)心作为未解脱的心。

(洞察(Insight);观)

MN.1.10.35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内在地把心当作心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外在地把心当作心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心当作心来观察思考。或者他也住于在心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因素,或者住于在心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消散因素,或者他住于在心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和诸消散因素两者。或者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建立“有心”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那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心作为心来观察思考。

(诸精神对象(诸精神现象)的观察思考(CONTEMPLATION OF MIND-OBJECTS))

(1.  五盖(The Five Hindrances))

MN.1.10.36  那么,比丘们!一位比丘如何住于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对五盖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那么,比丘们!一位比丘如何住于对五盖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呢?在这里,当一位比丘在他当中有感官欲望时,他了知:“在我当中有感官欲望。” 当他在他当中没有感官欲望时,他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感官欲望”;并且他也了知还为生起的感官欲望如何来生起,并且已经生起的感官欲望如何来被舍弃。

【注】:法念处的修法。法念处,即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如何修法念处呢?即通过超凡(超越此世间)诸道(the supra-mundane paths)对治和根除五盖(感官欲望(sensual desire)、恶意(ill will)、懒惰和迟钝(sloth and torpor)、掉举和后悔(restlessness and remorse)和怀疑(doubt))。

当他在他当中有恶意时......有懒惰和迟钝时......有掉举和后悔时......当他在他当中有怀疑时,一位比丘了知:“在我当中有怀疑”;或者当他在他这当中没有怀疑时,他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怀疑” ;并且他也了知还未生起的怀疑如何来生起,已经生起的怀疑如何来被舍弃,并且已经被舍弃的怀疑如何未来不生起。

(洞察(观;Insight))

MN.1.10.37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内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外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他也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因素,或者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消散因素,或者他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和诸消散因素两者。或者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建立“有诸精神对象”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那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对五盖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

(2. 五蕴(The Five Aggregates))

MN.1.10.38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住于对五蕴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那么,一位比丘如何住于对五蕴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呢?在这里,一位比丘了知:“这样就是物质的色,这样就是它的集起,这样是它的消失;这样就是受,这样就是它的集起,这样是它的消失;这样就是感知(想),这样就是它的集起,这样是它的消失;这样就是诸行(formations),这样就是它们的集起,这样是它们的消失;这样就是识,这样就是它的集起,这样是它的消失。”

(洞察(Insight);观)

MN.1.10.39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内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外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他也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因素,或者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消散因素,或者他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和诸消散因素两者。或者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建立“有诸精神对象”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那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对五蕴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

(3. 六处(The Six Bases))

MN.1.10.40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对六内外处住于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那么,一位比丘如何住于对六内外处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呢?在这里,一位比丘了知眼,他了知诸色,并且他了知依赖于两者的束缚;并切他也了知还未生起的束缚如何来生起,已经生起的束缚如何来被舍弃,并且已经被舍弃的束缚如何在未来不生起。

他了知耳,他了知诸声音......他了知鼻,他了知诸气味......他了知舌,他了知诸味道......他了知身,他了知诸所触物......他了知意,他了知诸精神对象(诸精神现象;诸法),并且他了知依赖于两者的束缚;并切他也了知还未生起的束缚如何来生起,已经生起的束缚如何来被舍弃,并且已经被舍弃的束缚如何在未来不生起。

(洞察(Insight);观)

MN.1.10.41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内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外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他也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因素,或者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消散因素,或者他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和诸消散因素两者。或者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建立“有诸精神对象”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那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对六处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

(4.  七觉支(The Seven Enlightenment Factors))

MN.1.10.42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住于对七觉支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那么,比丘们!一位比丘怎样住于对七觉支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呢?在这里,当在一位比丘当中有念觉支时,他了知:“在我当中有念觉支”;或者当在他当中没有念觉支时,他了知:“在我当中没有念觉支”;并且他也了知还未生起的念觉支如何来生起,已经生起的念觉支如何通过修习来实现。

当在他当中有择法觉支(the investigation-of-states enlightenment factor)时......活力精进觉支......狂喜觉支......宁静觉支......定觉支......平静觉支时,一位比丘了知:“在我当中有平静觉支”;或者当在他当中没有平静觉支时,他了知:“在我当中没有平静觉支”;并且他也了知还未生起的平静觉支如何来生起,已经生起的平静觉支如何通过修习来实现。

(洞察(Insight);观)

MN.1.10.43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内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外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他也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因素,或者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消散因素,或者他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和诸消散因素两者。或者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建立“有诸精神对象”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那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七觉支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

(5.  四圣谛(The Four Noble Truths))

MN.1.10.44  再者,比丘们!一位比丘住于对四圣谛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那么,比丘们!一位比丘怎样住于对四圣谛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呢?在这里,一位比丘如实了知:“这是痛苦”;他如实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他如实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他如实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洞察(Insight);观)

MN.1.10.45  通过这种方式,他住于内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外在地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住于内在地和外在地两者都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或者他也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因素,或者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消散因素,或者他住于在诸精神对象当中观察思考它们的诸生起和诸消散因素两者。或者仅限于无遮智(bare knowledge)与念(mindfulness)的范畴而建立“有诸精神对象”的念。而且他住于无所依止,在此世间不执取任何事物。那是一位比丘如何住于四圣谛把诸精神对象作为诸精神对象来观察思考。

(结论(CONCLUSION))

MN.1.10.46  比丘们!如果任何人通过这种方式修习这四念处至七年,对他而言,可以预期二果中的一果:或者在此当生的究竟智,或者如果有执取之迹的残留(有余依),为不还(non-return ; 阿那含位)。

比丘们!别说七年,比丘们!如果任何人通过这种方式修习这四念处至六年......五年......四年......三年......二年......一年,对他而言,可以预期二果中的一果:或者在此当生的究竟智,或者如果有执取之迹的残留(有余依),为不还(non-return ; 阿那含位)。

比丘们!别说一年,比丘们!如果任何人通过这种方式修习这四念处至七个月......六个月......五个月......四个月......三个月......二个月......一个月......半个月,对他而言,可以预期二果中的一果:或者在此当生的究竟智,或者如果有执取之迹的残留(有余依),为不还(non-return ; 阿那含位)。

比丘们!别说半个月,比丘们!如果任何人通过这种方式修习这四念处至七天,对他而言,可以预期二果中的一果:或者在此当生的究竟智,或者如果有执取之迹的残留(有余依),为不还(non-return ; 阿那含位)。

MN.1.10.47   因此就此而言:“比丘们!这是单向直接之道,使众生清净,超越忧伤和哀恸,息灭痛苦和悲伤,获得正道(the right path),实现涅槃,这就是四念处。”

这就是世尊所说。那些比丘们对世尊所说感到满意和欢喜。

第十诸念处经终。


引用
Share:


网友可以在论坛的顶端菜单条注册和登录。一经登录后,即可以发帖和评论。

【声明】:仁麦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时尚、美食和文化艺术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要求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Renmaix.com】2018.06.06-2018.09.30-RM